首页
>新闻资讯>专题专栏>庆祝建党百年优秀征文
火线①│枪林弹雨归国路

  2011年利比亚撤侨,被人们称作“现实版《战狼》”,举世瞩目。每每回想那段枪林弹雨归国路,中国能建葛洲坝在利比亚的党组织和党员们,在关键时刻冲锋在前,带领同胞安全回国,敢打敢拼的精神,至今仍然令人心潮澎湃。

葛洲坝国际人利比亚大撤离

  在这次生死攸关的行动中,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作为西区总牵头单位,带领中资企业12000多人从突尼斯安全撤离,谱写了血与火、爱与恨、泪与笑交织的雄壮篇章,展示了危难之际中国人民团结一心、守望相助的同胞情谊,是我们的综合国力不断强大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当时,我在国际公司利比亚房建项目部担任现场经理。葛洲坝集团承建的利比亚房建项目,位于距离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230公里的纳努特省,项目内容包括建造7300套住宅及配套设施。这些住宅分布于该省六个新城区,中方员工达1000余人。
  2011年2月,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爆发反政府抗议活动,骚乱和流血事件迅速升级,局部暴乱很快向利比亚全国蔓延......2月19日,项目部驻的黎波里办事处接到中国大使馆紧急通知,要求加强现场警戒,做好应急预案。
  一、战火突发
  2月21日傍晚,下着大雨,寒风刺骨。项目部首席阿语翻译杨国文刚刚和国内通完电话,手机铃声又突然响起,听筒里传来门卫近乎吼叫的声音:“快跑!不明身份的100多人手持棍棒朝这边过来了......”现场指挥部是由彩钢板搭建起来的临时建筑,包括办公区和住宿区500多平方米,共有200多名中方员工。大家抓起手机、钱包、笔记本电脑等随身物品,向着200米外当地分包商的驻地跑,没跑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在利比亚职工等待撤离

  当地分包商的驻地是永久性建筑,庭院四周的围墙有3米多高,因此被项目部定为紧急避难场所,并提前在这里储备了大量的食物和水。这伙暴徒很快追了过来,不停地喊着,吹着口哨,敲打着大门。暴徒试图把项目部的汽车开走,但没有钥匙,他们就把车窗砸碎,像电影里的偷车贼那样碰几下线路、打着发动机开走,每开走一辆车他们就高声欢呼。几十名中方员工手里握着事先准备好的木棍,站在大门两边和围墙下面,每隔三五米就设有一岗,防止有人从墙外翻进来。双方就这样僵持着,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大约晚上11点,外面的喧嚣渐渐停止,突然有人喊道“你们安全了,出来吧。”
  我和杨国文再三确认后,走出驻地,看到当地部落长老和村民,足有几十人,他们手里也拿着枪支和棍棒。原来,在中方员工撤往分包商驻地的时候,项目部的利比亚保安和司机立即前往部落求助,长老听说后带着村民驱散了暴徒。长老说:“反政府武装随时会来,我们只能在这里保护你们一晚,你们必须马上离开。”当大家返回到办公区后,看到的是一片狼藉,房门、窗户和办公桌椅都被砸坏,满地的碎玻璃和纸屑,电脑等办公用品全都被抢走。炮火、暴徒、流血,这些电影里的场景,此刻却真实地出现在眼前。在部落长老和村民的守护下,这一晚,大家睡得还算踏实。
  二、临危受命
  2月23日,党中央国务院下达了中国驻利人员全部撤离的指令。大使馆第一时间对在利中资公司进行了区域划分,所有人员分成东、南、西、北四个区域撤离,指定葛洲坝集团担任西区撤离的总牵头单位,协助西区11家中资公司12000多人从突尼斯边境撤离。
  担任西区总牵头单位,无疑责任重大!摆在大家面前的首要任务是找到一条安全的撤离路线。我和杨国文高价包了一辆出租车前去探路。巴达尔、焦诗、吉米里、祖瓦拉......汽车驶过一座座城市,炮弹的轰鸣声不时响起,沿路可见被烧毁的坦克、军车,每隔几公里就设有路障和安检哨岗,民兵、当地武装、军人手持冲锋枪在关卡驻守。
  走了大约30公里,在距离焦诗镇5公里处,我们被拦了下来。司机停下车,一伙民兵看到车上坐的不是本地人,马上将我们强行拽了下来,收走了护照和手机,将我们关到了不同的拘留室。杨国文用阿语向民兵队长再三解释:“我们都是中国人,是来帮你们建房子的,我们的项目就在纳努特省,他是我们公司的负责人……”他一边说着,一边给他们翻看手机拍摄的项目照片,反复解释了大约15分钟,民兵队长仔细查看了护照,才将我们放了出来。
  前面是什么情况?这条路还安全吗?想起肩上的责任,我们再次踏上征程。一路上几经波折,但都化险为夷,终于抵达利比亚和突尼斯边境,摸清了西线治安状况。400多公里的往返路程,我们用了近12个小时。回到驻地,已是晚上8点。我们第一时间向大使馆汇报了西区情况,并通知各中资企业第二天一大早撤离。
  此时,在首都的黎波里,葛洲坝人同样为大撤离发挥着重要作用。根据大使馆统一安排,在利的中国妇女、儿童将搭乘第一班包机回国,飞机计划于2月24日从的黎波里机场起飞,但在办理通关手续时,由于部分人员丢失了护照,利比亚海关不予放行。经过反复交涉,海关最终同意只要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开具相关证明,便可给予无护照放行。可是的黎波里晚上6点后便实施宵禁,夜晚出门非常危险,谁愿意去大使馆取回证明并送到机场?
  “我去吧!”项目部驻的黎波里办事处总会计孙世临主动请缨,很快就和司机出发了。当晚街上很冷清,呼啸的大风更增添了几分紧张气氛。大使馆距离项目部办事处不远,孙世临顺利拿到了大使馆的函件,然而去机场的途中却十分惊险。一路上,多次遭遇歹徒持械抢劫,幸亏司机驾驶技术高超且路线熟悉,时而加速冲过拦截点,时而远远发现有人拦截便立即绕道急驶,最终顺利将函件送至机场。就这样,第一班包机准时从的黎波里起飞。
  三、成功撤离
  2月24日清晨,葛洲坝集团利比亚项目部组织首批3000余名人员乘坐着由混凝土工程车改装的平板车,浩浩荡荡地沿着我们打通的“生命线”出发了。近百辆工程车从头到尾足有5公里长,每一辆车上都有中方员工站在车顶,几个人分别握住边角,高高托举起中国国旗,国旗随风飘扬,显得格外醒目。200多公里的路途,每一个关卡都顺利放行。当大家安全抵达利、突边境拉斯杰迪尔口岸时,每个人都不禁热泪盈眶。
  新的难题接踵而至。原本以为只要到达边境就能顺利撤离,到了现场才知道,只有持有护照的人才能够通过,但连日的暴乱,大部分人的护照都已丢失或被烧毁。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滞留在边境的同胞越来越多,场面也越来越混乱。寒冷、饥饿、困乏侵袭着所有人,不安情绪迅速蔓延,有人开始哭着给家里打电话交代后事,接近崩溃边缘,撤离队伍随时都有失控的危险。
  此时的我有护照在手,原本可以撤往突尼斯,可环顾四周同胞们依然身处困境,我暗下决心:“既然要撤,那就一个也不能少,不辱使命,都要安全回国!”我一边安抚大家的情绪,一边和大使馆联络,同时和利比亚边境沟通,商量解决办法。

在利比亚职工自发感谢祖国

  为了办理通关手续,项目部组织了精干队伍展开工作。我们在边防军警的枪口和坦克的炮口前,往来于大使馆与各个中资公司之间,穿梭于利比亚和突尼斯边境线上,将最新指示和撤离信息及时传递给各单位负责人,最终滞留人员未发生内部骚乱和冲击边关的事件,所有人员全部安全过境,保证了队伍的稳定。负责撤离的国家工作组领导由衷地赞叹:“葛洲坝集团的组织管理非常到位,在这次撤离中真正起到了央企主心骨的作用!”

公司组织人员在机场欢迎归国同胞

  虽然过程及其艰难,但我们终于完成了各项通关手续,闯关万里,回到祖国。3月1日,当我们搭载的航班稳稳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时,同胞们发出了内心深处的欢呼:祖国,我回来了......

欢迎利比亚人员回国大会

  在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葛洲坝人在灾难面前表现出了大无畏,在祖国强大的组织和号召下,乘风破浪,不远万里,带领同胞踏上了归国路。让我们向所有付出的人致敬!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