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专题专栏>庆祝建党百年优秀征文
红色记忆⑨│大山作证

刘佑枝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与石头打交道。那些冰冷的、坚硬的、巨大的、破碎的石头,在他眼里都带有灵气,从巨大的山体岩石,到被人工粉碎后形成不同直径的骨料,都在渴望着经过人类智慧的塑造,蜕变为一座座巍峨矗立的丰碑。
  虽然早已退休闲赋,头上项目经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的光环早已黯淡,但每每谈起自己在锦屏电站的工作经历,刘佑枝依然泛起一股肃穆与庄严。在他心里,那穿梭在大山里的一段岁月,是党员干部面对困难敢于拼搏的红色记忆,是砂石人勇闯市场打造品牌的光辉历程。
  临危受命
  2009年10月,在西藏藏木砂石系统任职的刘佑枝调任四川锦屏水电站任印把子砂石系统项目经理。与砂石系统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刘佑枝,早就听说了锦屏砂石系统属于“世界级难度”的项目,在项目进入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公司将这一重任交付于他,可见对他的认可和信任。

锦屏大奔流料场

第一次走进锦屏大奔流料场时,蓝色的天空下,只见四周山峰高耸,悬崖峭壁上岩石裸露,草木稀疏,几乎呈90度向下延伸,雅砻江从山脚穿行而过,山鹰都难飞过。在此之前,工程的砂石料供应由于受到自然条件的限制,生产加工总显得磕磕绊绊,不能满足现场混凝土浇筑的需求。如何足量供应锦屏水电站大坝高强度浇筑所需砂石料,像大山一样压在了刘佑枝的心头,这也是对葛洲坝人能力和信誉的挑战和考验。
  到工地后,刘佑枝来不及安顿自己,就让司机开着车在大山深处转了整整一天,逐步摸清了料场开采、运输、系统加工车间和堆料场整个生产线的基本情况,手在笔记本中记录,心里却在思考如何让系统建设更为科学的方案。吃过晚饭后,他召集项目党支部成员召开了第一个会,在充分听取大家的意见与建议后,决定对能提供大坝浇筑有用料的一区进行重点开采,对开采危险度较高的二区、三区进行支护,增加交通洞来解决施工干扰问题。老刘的这“三把火”,在项目进度上即刻带来显著的变化,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开采进度不断加快。
  系统生产刚刚走上正轨,让刘佑枝没有想到,新的问题开始出现。印把子砂石系统因为料源岩性,存在砂石骨料针片状颗粒含量超标的加工技术难题。为此,砂石系统一开始设计时,就采用了粗骨料全整形工艺,在此之前,已相继进行了旋回破排料口口径、一次筛分特大石筛网孔径及振幅调试等实验,中小石控制上整形效果明显,但特大石依然超标。而且一筛经过筛孔控制后,成品料的出料级配比例与目前大坝浇筑配合比的比例存在较大差异,特大石保证不了需求量。他结合自己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在充分调查研究后,决定在料场开挖至2030高程时开展爆破试验。并结合系统工艺,选择和稳定合适的爆破参数,以对料场开采质量进行有效控制,杜绝无用料进入。同时增加成品料冲洗设备,增设特大石生产车间,这几招过后,成功解决了大坝不同骨料的供应问题。
  为减少道路运输中的干扰,刘佑枝发动党员干部一起进行技术攻关。在业主的大力支持下,将开采降段道路由明道改为总长11.3公里的地下洞室群,在地质复杂的锦屏山中突破了斜井深度极限等多项施工难题,开凿了一道280米深的斜井作为料场开采的输送通道。2010年6月,大奔流料场开挖至1940米高程,同时启用3号溜井,这在锦屏砂石料生产中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开挖面可以实现毛料生产直接挖装运输至溜井,毛料月开采强度有了质的提升,毛料高强度运输的难题也一举获得突破。
  众志成城
  2012年8月29日深夜,连续的大暴雨引发了锦屏水电站区域群发性泥石流特大自然灾害。一时间山呼海啸、地动山摇,项目部生活营地的两栋职工宿舍楼冲塌,另外两栋职工楼严重受损,职工食堂被泥石淹没,砂石系统及大奔流料沟遭受严重破坏,项目部电力设施和对外交通全部中断!
  情况万分危急。面对特大自然灾害,刘佑枝沉着冷静地和支部一班人指挥员工撤离营地,短短几分钟内,三百多名员工安全有序撤离到了安全地带。项目部所有车辆全部开动,没有坐上车的人冒着暴雨打着手电跟随其后。在危急时刻,大家团结一心,手拉手相互帮扶,黑暗中朝着唯一的生命通道撤离。人员刚刚离开营地,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了——项目部职工楼、篮球场彩钢砖瓦房在泥石流的撞击下轰然倒塌!
  到达安全地带后,老刘让人马上清点撤离人员。在得知还有人员未撤出后,立即现场组织党员突击队返回营地进行搜救工作,在砂石系统找到了8名幸存工人。凌晨三点,暴雨逐渐停息,年过半百的刘佑枝怎么也听不进旁人的劝解,再次召集党员突击队,冒着山体塌方的危险,亲自带着党员回到项目部受灾营地,全范围寻找幸存人员。因泥石流仍未停止,职工楼房右侧道路已经全部阻断,淤泥堆积约一米多深,大家一边用手电反复察看、搜索,一边还要提防突然出现的险情。在又一次回到生活营地对每个职工宿舍展开分头搜救后,终于发现了在房间等待救援的三名新分年轻大学生!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刘佑枝(中间)

灾后重建面临着道路阻断、物资匮乏的矛盾。刘佑枝将支部党员分成若干临时战斗小组,带领大家分头投入到营地建设、生活保障和恢复生产上来。危难时刻,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得到充分体现,在他们的带领下,大家克服困难,硬是靠人背肩扛的原始方式,在第二天就建好了项目部临时生活营地,五天的时间,被阻断的营地公路恢复交通,半个月后,工地骨料生产回归正常。让刘佑枝感到欣慰的是——越是在困难的时候,党组织的凝聚和战斗作用成为大家战胜困难的强大动力!

情满大山
  锦屏电站地理条件恶劣,峡谷高山就是最显著的特征,一些意料不到的情况时有发生。
  2009年,正在大奔流料场指挥现场开挖施工时,突然山顶发生岩崩,巨大的声音响彻山谷。刘佑枝一边让周围的人员赶紧撤离,一边跑到碎石机下躲避。几百米高的落差下,散落的石头如天女散花,铺天盖地地落在他的周围。突然,一块石头掉落在地上后又弹了起来,正好砸在了刘佑枝的大腿上,顿时流血不止。由于工地医院医疗条件有限,医生做了些简单的清洗和包扎,又将他转送往西昌医院。到医院后,被诊断为粉碎性骨折。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真要耽误这么久,刘佑枝感觉自己要被憋疯的!躺在病床上,他怎么也睡不安稳,脑子里全是工作,放心不下现场的生产与安全,于是手机就成为了他病床上最好的伙伴,天天给现场人员打电话,直到确认现场情况一切正常了,他才肯放下发烫的手机。十天后,任凭医生和同事们如何劝说,老刘像石头一样顽固,铁了心办了出院手续,让司机帮忙买了一幅拐杖,一拐一拐地回了项目部。听着现场喧嚣的气氛,闻着山体爆破后残留的烟尘味,抚摸着那些从筛网中刚刚清洗干净的石料,刘佑枝的心这才平静了下来。

建成投产的锦屏砂石系统

2010年10月,锦屏一级水电站大坝混凝土正式浇筑。系统运营期内,大奔流料场总降段达到518米,毛料开挖总量1187万立方米,砂石系统最高月产量达40万吨,累计生产成品骨料约1430万吨,销售1175万吨,全面满足了大坝浇筑需要,确保了锦屏一级水电站2013年11月顺利投产发电。

那天傍晚吃过晚饭,刘佑枝一个人来到灯火辉煌的生产系统。看着不停运转的皮带和加工系统堆积如山的砂石骨料,这位身经百战的七尺男儿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他知道,大家这几年的拼搏奋斗都是值得的,一个数十年锻造的砂石品牌经过一帮专业人在锦屏电站的打磨,在雅砻江畔呈现出更加璀璨的光辉。他望着周围黑黝黝的大山,随手拾起一块刚刚破碎出来的石块,仿佛从这棱角分明的小小石头里看到了流淌在水电人血脉中那股永不服输的顽强意志,正是这种延绵不绝的内在精神,成为我们这个企业薪火相传并生生不息的灵魂与动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