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视力保护:
海外故事⑮│你好!埃尔伯特
来源:国际公司 潘鑫 日期:2020-06-17 字号:[ ]

  英文名字对于中国人来说仅仅是一个代号,是根据我们自己的喜好选取的名称,可以随时改变。为了方便沟通以及更快的融入当地文化,我给自己起了一个英文名字——埃尔伯特。

  2019年3月,我来到了安哥拉凯凯水电站项目部从事机电物资采购相关的工作。我在工作主要对接沟通的对象,不是政府要员,不是业主监理,而是安哥拉本地的供应商,也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老百姓。

  Nelson是项目部罗安达基地的司机,也是我第一个接触的安哥拉人。说起我们之间的故事,还得从我来到安哥拉第一天说起。

  从飞机降落的那一刻,一向艳阳高照的安哥拉已经下起来滂沱大雨,拖着疲惫的身体,我硬撑着进入海关,走完一系列的检查流程,终于踏上了安哥拉的土地。幸运的是,Nelson已经在出口等着我了,看我被雨淋得湿漉漉的,他赶忙脱下外套递给我,拿起我的行李,送我到了车上。由于太疲惫,在车上我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有人把我叫醒,有人扶着我进了房间,又有人悄悄地进来、出去。

  晚上9点,我从睡梦中醒来,可能是时差原因,也可能是有些发烧的缘故,我整整睡了7个小时,才使得昏昏沉沉的状态得以缓解。床头放着水、药和晚饭,还有一张我现在想起来还记忆犹新的纸条——“你好!埃尔伯特,很遗憾你来到安哥拉的第一天就生病了,希望你快一点好起来,这片土地会给予你好运的,Nelson留。”一阵阵暖流涌上心头,虽然我早已学会了独立,但是在海外,有一个如此关心自己的陌生人,真的让人非常感动。而我们之间的故事也由此展开了。

  为了表示对Nelson的谢意,第二天我请他吃了饭。就这样一来二往,我们成为了工作上的好同事,私底下的好朋友。他知道我爱聊国际时事,也知道我不懂葡萄牙语,所以每天给我讲解安哥拉的政局和新闻。

  我总是请他吃他“最爱”的肯德基。其实我明白,这根本不是他的最爱,因为每次吃到一半他总是将其余的打包起来,等到下班拿回家给他的孩子,而我从此也习惯了在点餐的时候默默地多点一份。

  在其他职员不懂英语的情况下,Nelson总会主动出击担任我的翻译。而我也会帮助他和中国人沟通交流。就这样,我们的默契和信任慢慢地建立了。

  一天,我发现他很落寞。闲聊了两句,他对我说:“埃尔伯特,我很喜欢中国人,很喜欢中国,我也很喜欢CGGC和我的工作。但我知道,我这辈子也去不了中国,就像虽然我读过大学,但是因为国家经济的原因,我却不得以成为了一名司机。” 听了他说的话,我莫名心酸。

  我告诉他:“Nelson,作为朋友,我能给予你最大的就是鼓励,我没有办法帮助你去中国,但是我可以带你了解中国。”我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津津乐道地给他讲起了照片中一个个地方、发生的一个个故事,从北京讲到宜昌,从工作讲到生活。

  Nelson听得入神。待我讲完,他也掏出手机,翻看和讲述着他的家庭和经历。临别时,他说:“谢谢,我会把今天我听到的告诉我的孩子,我也会记得我们之间的故事。”

  Sonangalp石油公司的Martins最近知道了中国SARI正在横行,特意给我发来了信息,表示很遗憾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且给我送来了一些口罩让我注意防范,希望葛洲坝安全度过这场灾难。作为一个天主教信徒,他还拉着我去教堂祷告,一起祈祷带走疾病、黑暗,迎来光明。

  MAXAM炸药公司的Paxi经常会给我发信息询问最近的生活,跟我交流他生活中的趣事。总是西装革履的他,却总能讲出让人不可思议的笑话。虽然我们工作都比较繁重,见面机会很少,有时他也会来到项目部找我,我也会带他尝尝他最喜欢的中华美食。

  每当逢年过节,SIKA公司Jorge的祝福短信总是如约而至,而且他总会给我发来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照片与我分享。他知道,我身处异国他乡,也许是为了让我感受到亲情,也许是与我分享他的快乐和幸福。他曾在我迷茫时鼓励我说:“埃尔伯特,葡萄牙以前有位诗人说过‘人就是要不断追逐属于自己的诗和远方’,我看得出来你很优秀,很坚强,也很年轻,我相信你的远方会是一首婉转的诗赋。”

  当然,除了他们,还有严厉带着温柔的女人Ana,机灵鬼怪的Paulo等等。他们在我生命中留下了让我弥足珍惜的回忆,而这些回忆一直鼓励我成为更好的自己,也深深刻在了“埃尔伯特”的涵义中。

  名字,并不是代号这么简单,它存在的意义,是将人与人之间美好、幸福、快乐的羁绊和回忆存储。而我的名字,是作为一个葛洲坝人与国际友人间友谊的见证。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埃尔伯特”这个名字会承载着我更多的故事和情感,鼓励我,陪伴我,变成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