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葛洲坝集团有限公司 > 新闻资讯 > 专题专栏 > 重点专题 > 新规新法再宣贯专题 > 新规新法再落实
视力保护:
弈棋“京津冀”——河北唐山市丰南区PPP项目商业模式创新纪实
来源:直属机关 记者:肖华 通讯员:曾恒 日期:2017-04-26 访问次数: 字号:[ ]
  编者按:四月的渤海湾,春潮涌动,海风激荡。

  2015年9月,葛洲坝集团三峡建设公司中标河北唐山市丰南区基础设施建设及棚户区改造PPP项目(以下简称“唐山丰南项目”),项目主要包括棚户区改造、临港经济开发区基础设施、滨海新城一期工程、疏港铁路等工程,采用“PPP+EPC(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商业模式合作,总投资额约为139亿元。唐山丰南项目的落地实施,掀开了葛洲坝深耕河北区域市场,弈棋“京津冀”国家战略的发展新篇章。

  

  项目投资概况
  
  唐山丰南棚户区改造全景

  破局:资本运作  化解融资难题
  总投资额高达139亿元的大量资金从何而来?成为唐山丰南项目亟待解决的首要难题。

  2015年4月,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据财政部测算,京津冀一体化在未来6年需要投入42万亿元。即在2020年前,京津冀地区及相关产业将迎来平均每年7万亿元的投资机会,这些投资主要投向基础设施建设,京津冀三地将快速着手补齐基础设施的“最后一公里”。

  地方政府财务紧张,平台公司融资受限,政府无力投资更多公共基础设施;建筑企业从施工单位向投资方的转变,资本运作成为最大的瓶颈。当前,PPP模式推行中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地方政府可接受的融资成本、周期及担保方式等与社会资本方所要求的不相匹配。可以说,在资本运作上能否化解融资难题,直接决定着唐山丰南项目的落地实施。

  总投资额高达139亿元的大量资金从何而来?成为唐山丰南项目亟待解决的首要难题。

  通常情况下,完全依靠企业的自有资金去硬投PPP项目是不现实的。早在2013年,集团股份公司《指导意见》就提出“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加强投资方向和投资项目的研究和选择,逐步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投资领域和投资模式。”

  “化整为零,”三峡建设公司董事长周建华在该公司市场开发研讨会上一针见血地指出,“按照‘分期投入+分步实施’的总思路,充分发挥商业模式创新和金融资本运作的优势,确保企业融资(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及时到位。”

  “按照合同约定,唐山丰南项目分批分期实施,各单项工程单独建设、单独移交和单独进行政府方付费。”三峡建设公司总经理助理、唐山丰南总承包项目部经理滕世宇介绍说,“这样既解决了多个项目同时开工建设管理难度大,大额资金流短期难以到位的难题,又能有效缓解地方政府股权回购的财政压力,可谓‘一举三得’。”

  思路决定出路。为了加快唐山丰南项目的落地实施,葛洲坝集团和丰南区政府平台公司按照一定比例配股,并引进基金公司股本注入资本金,合资注册成立项目公司——葛洲坝(唐山)丰南投资建设有限公司。以项目公司作为法人主体进行债权融资和项目运作,为葛洲坝集团和三峡建设公司设置了风险屏障。

  “通过引入产业基金,能够有效盘活并利用社会资本金。”葛洲坝(唐山)丰南投资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绍舜介绍道。

  股权融资解决了,真正资本市场的债权融资同样被提上日程。一般而言,金融机构提供债权融资主要针对优质企业和优质项目,且要求企业具备一定的资信和现金流量支持,还须提供足够的担保条件,这恰恰又成了债权融资的难点。

  在唐山丰南项目策划初期,三峡建设公司就联合各大银团对项目的可行性进行调查研究。通过审慎分析地方政府、平台公司以及项目本身的财政收支、政策支持、资质信用、区位优势、担保条件等要素,唐山丰南项目的债券融资得到了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以及国家开发银行等银团的大力支持。

  “整个项目谈下来合作各方互利共赢,应该说合同边界条件对我们还是很有利的。”三峡建设公司河北分公司总经理谭祖万颇感欣慰地说,“资本金投资回报率高达8%,收益可观;再加上基本上没有降低造价成本,后期的施工利润也可以得到保障。”

  
  丰南棚户区改造项目公园一角
  
  侧面俯瞰

  防守:逐项落实  抵御市场风险
  融资风险便是唐山丰南项目面临的首要风险。资金缺口相对较大,其风险不言而喻。

  PPP模式在节约国家财政、提升公共服务的质量的同时,由于其大多持续周期长,工程规模大,参与主体多,导致社会资本从进入PPP项目、组建项目公司、与政府及市场主体签订和履行各种协议、项目公司的运作乃至社会资本的退出,几乎每个环节都存在着难以预测的市场风险。风险防控一着不慎,作为社会投资人的企业将满盘皆输。

  融资风险便是唐山丰南项目面临的首要风险。于139亿元的投融资规模而言,实施主体项目公司的注册资本金无疑是杯水车薪。资金缺口相对较大,其风险不言而喻。一旦投融资环节出现问题,造成资金链中断,唐山丰南项目的运作落地和建设实施都将受到影响。

  三峡建设公司根据前期对唐山市丰南区政府近5年的财政收支状况的科学研判,积极与政府协商将年投资规模控制在40亿元以内。该建议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支持。

  “除了控制年投资规模以期‘节流’外,我们还创造性地进行‘开源’。”三峡建设公司财务负责人介绍说,“我们通过加强与金融机构的沟通协调,争取待项目公司开始产生现金流入时再偿还金融机构的借款,做到了项目公司的还款周期尽量与政府的回购周期相匹配。这样能够确保政府、金融机构和项目公司的现金流稳定到位,从而防范投融资风险。”

  支付风险作为PPP项目风险防控的最大劲敌,地方政府是否具备偿还实力、能否如约进行回购,对于主要采用政府付费模式进行回款的唐山丰南项目尤为突出。

  “该项目已如期纳入河北省发改委PPP项目管理库,工程款项已列入了丰南区政府中长期财政支出预算并通过了人大决议。”唐山市丰南区财政局局长徐敬成谈及政府回购问题时谈到,“棚户区改造工程也顺利获得了国家开发银行的政策性贷款以及政府财政补贴,预计可以实现提前还款。”

  丰南区是唐山市主城区之一,位于环京津和环渤海双重经济圈腹地,是唐山唯一沿海城区,且保留独立的财政自主权。政府承诺将税收丰南区本级留成部分作为政府方付费的资金来源,优先用于支付唐山丰南项目的工程款项。

  “根据我们驻地工作人员的尽职调查报告,该项目形成的净地、商住地及工业区土地等资产将带来大量经营性收入和税收收入,能够有效增强地方政府偿还能力。”腾世宇表示。财政收入稳定可靠、资金来源渠道丰富、担保措施切实可行,社会资本方面临的支付风险自然迎刃而解。

  由于唐山丰南项目点多面广、施工周期短,能否合理组织资源、精细化管理,降低项目建设风险,对项目的整体投资收益有着直接影响。

  根据集团相关管理规定,唐山丰南项目由集团PPP事业部进行统一管理。通过科学计划,统筹安排,抓住施工的关键点或影响工期的关键工序,确保优质按期完成施工任务。

  “PPP项目管理与以往水电项目不同,过去我们打交道的就是业主单位,现在我们主要强化与地方政府、平台公司、金融机构等单位的沟通协调。”滕世宇在介绍唐山丰南项目管理时谈道,“内部管控上,我们主要通过合同、制度、规则以及监督、协调、考核体系完善项目现场的基础管理。”

  随着国家PPP相关政策日趋完善,顶层设计框架逐渐成形,三峡建设公司抢抓PPP业务发展新机遇,先后落地实施了重庆龙洲湾市政道路及土地整理、山东聊城棚户区改造、四川巴万高速公路等一大批PPP项目,合同签约额近600亿元,积累了丰富的操作经验,实现了从施工方向“投资商+总承包商”的华丽转身。

  蓝图已绘就,奋进正当时。四月的燕赵大地,绿柳娑婆,万紫千红,记者行走在广袤的华北大地上,看到的是葛洲坝唐山丰南项目一派欣欣向荣,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和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战略部署下,葛洲坝将在这块热土上贡献自己的力量。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