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文学
视力保护:
微信拾零(三十八)
来源:直属机关 作者:程少人 日期:2017-12-20 访问次数: 字号:[ ]
  

  朋友邀我进山转转。虽说立夏早过,气候还凉爽怡人,这不,昨夜一场透雨,今晨还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九点刚过,雨停了,薄云里不时筛下些零零碎碎的阳光。

  朋友来接我,上车一看,都是熟人,也有没来的,朋友讲,小憩不可勉强,我深表赞同。好多事是勉强不得的,即使勉强得到了,到头来可不仅仅是勉强失去。朋友聚,图的是情和趣,求的是安和静。再说,和自然亲近,是动物的天性,因为,自然孕育了我们,也养育了我们,作为自然的子孙,你不加害于她,她也不会加害于你,这就是个安字。

  人是要有安全感的,那是一种比较高级的需要。因为作为社会的人,远比作为自然的人复杂。人和自然相处,可控,你不过分掠夺,她就不会报复。人与社会相处,相对来讲,不可控,关系更复杂。所以,我们喜欢和自然相亲,除了进化的原因,恐怕还有求平衡的因素吧。

  随着人类活动范围扩大,香格里拉神话越来越少了。我们的山乡,随处可见白色垃圾。谈及此事,同朋友聊起农村的污水处理问题,楼房下面,一根根的排污管并没有统一规划,全是自然排放。好在环保的触角已经延伸到小河沟了。前天听老家人讲,环保的人找到了隔壁的,说养猪场的污水不能自然排放,必须建沼气池。如果是这样,家乡的小河沟何愁“清泉石上流”呢。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下车伊始,雨后的山谷,白雾绕绕,绿水悠悠,偶有鸟鸣,仿佛能听得见野花尖上水珠落地的声音。我也享受这难得的相处吧!

  

  父亲节读朱自清的《背影》,不由想起我已故的父亲,他离开我们快二十年了。

  记忆中的父亲总是高高大大、白白净净、斯斯文文模样,衣服永远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哪怕是大冬天,也要把自己的身上收拾得清清爽爽的。

  我见过父亲洗澡,挺神圣,挺享受的。大概相隔六七天吧,父亲总要选定一个晴朗的日子,当午后太阳暖暖时,在那背人、背风、向阳的一面山墙角落里,安置起澡盆。然后,拎上一大桶刚烧的热水,开始慢慢地沐浴起来。尽管有太阳助威,但滚烫的热水同寒冷的空气相遇,不免产生一团一团的雾气来,白雾袅袅中的父亲很是受用。我这是在对面山沟里偷看的,也不知父亲发觉没。

  偷看的事记不清过去了多久,有天父亲让我洗澡,肯定没那么多讲究,就在堂屋里支起澡盆。或许觉得太随便,光着身子的我在盛满热水的澡盆里瞎折腾,就是不顺从。父亲虽不说话,但也看不出恼怒,正当我洋洋自得的时候,冷不防,父亲一手拎起我的胳膊,随着“啪”的一声响,屁股上狠狠挨了一巴掌。接下来就在不声不响中洗完了。记得这是父亲唯一一次打我。

  参加工作后,父亲来看过我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住了半年时间。那时,儿子刚一岁多,很多时间花在他身上,至于父亲,真没有特地问他需要什么,为他做什么。一日三餐,随餐便饭,而父亲总是很满足,很享受。即便回家后,也逢人便说城里生活的好。比如说,天天有肉吃呀,餐餐不重样呀,说得舅舅羡慕得不得了。后来舅舅来信,夸我孝顺,看得我无语凝噎。

  父亲一生多艰,十多岁学艺,做裁缝。父亲的母亲去世早,中年又丧妻,接着又送走了弟弟,好不容易同弟媳成家,生活刚有起色,弟媳又撒手人寰,从此独自拉扯五个儿女长大成人。我们长大了,父亲却老了,当我们觉得有条件,有时间,还有耐心来照顾父亲时,父亲却已走了,是永远地离开我们了。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